无限下载视频app

谢梓馨突然把话给说开了,姜怀思愣了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不过我也能理解。讲实话,之前我对是有想要讨好巴结的意思,但后面接触得越多,我发现跟传闻中的完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值得交朋友。”

“传闻?”姜怀思问,“什么传闻?”

谢梓馨一下子尴尬了:“额……”

“没事,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哎,”谢梓馨握着她的手,“告诉也没有关系。但是,千万千万不能去跟沈老板说。”

姜怀思点了一下头:“好。”

“之前,星腾上上下下,不管是员工还是合作签约的演员,甚至是高管,都收到了一条消息,不得公开或者私下讨论,议论。”

见姜怀思惊讶的表情,谢梓馨笑了笑:“一看就不知情。”

“我的确……不太清楚。”

“很显然这是沈老板吩咐下来的,在星腾,他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忤逆他。”

“他这人,他……他怎么这样。”姜怀思低头,看着面前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总是喜欢给我弄特殊。”

肌肤雪白高颜值美女朦胧性感唯美动人写真照

谢梓馨的面上,露出羡慕的神情:“这是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对自己女人的最好保护。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到这里,反而变成苦恼了啊?”

“我不太想这样。”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谢梓馨说,“命好啊,怀思。”

姜怀思还是有些不明白:“就因为这样,们大家就都认为,我是一个很不好惹,高高在上,不讲道理的人?”

“不,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

谢梓馨问道:“还记得,当练习生的时候,们女团里有一个叫晓晓的女孩子吗?”

“记得,她也是女团成员之一。”

“就在这条消息传遍星腾没多久,她就被封杀了。”

姜怀思瞪大眼睛:“什么?”

“这也不知道?”

她摇摇头:“脱离女团之后,我就没有关注这些了。我和她们的关系,也不太好……”

“哎,”谢梓馨叹了口气,“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晓晓她怎么……”说到一半,姜怀思忽然想起来了。

那天她从楚姐办公室里出来,正好遇见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晓晓故意撞了她一下。

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她为什么会受到处罚,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传闻都是说,她得罪了。”

姜怀思沉默了。

“好了,别想太多,”谢梓馨说道,“这些事情,我原本也不打算告诉的。可是拍摄的这几个月的相处,我发现人真的很好。”

不耍大牌,不作妖,也不滥用权力,和剧组的工作人员相处得很好,没什么脾气,配合度也高,一点架子都没有,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也许,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性格和品质,才会让见了无数美女佳丽的沈老板,对她一见倾心吧。

姜怀思看着谢梓馨的眼睛:“以后要是在京城的话,我们可以再约。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

“可是,我和向冰心……”

“是,向冰心是向冰心。”

谢梓馨没说什么,揽着她的肩膀:“走,去拍照吧。”

这娱乐圈里,多的是追逐名利的人,互相撕逼,暗地里比较拉踩的人。

谢梓馨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当一部剧的女主,这里面的辛酸劳累,只有她自己才能懂。

不过,这姜怀思的纯真和不世故,却是娱乐圈所有女明星都学不来的。

因为……女明星们争来争去的一切,都会有沈遇安双手捧到她的面前来,任她挑选。

就算姜怀思拍戏不红,咖位上不去,那又怎么样。

拍不好戏,可是要回家乖乖的当老板娘的。

虽然姜怀思是女二,但是在剧组里,她人缘很好,又天天请大家喝下午茶,吃甜点,工作人员都非常的喜欢她。再加上林纯悦是导演,对姜怀思也是赞不绝口,大家更是高看她一眼。

现在她杀青了,剧组的工作人员都自发的走了过来,一起拍照,还有不少的人给她准备了杀青礼物。

摄影师喊道:“来,三二一……茄子!”

相机把这一刻给定格了。

“谢谢,谢谢这几个月来,们对我照顾,”姜怀思侧身,对着周围的人说道,“我很喜欢《写字楼里的爱情》这个剧组,大家都很有爱,我会一直记得这段时光的。”

场面其乐融融。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咿?顾晗源怎么在那啊?他刚刚没来拍照?”

男主居然不在?这样不太合适吧。

姜怀思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抬头看去,顾晗源站在树底下,还是拿着一根烟在抽。

这段时间,在拍摄现场,只要一有空闲时间,他就会站在那棵树下,不是抽烟就是发呆。

姜怀思把怀里的玫瑰花交给月月,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顾晗源正低着头,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双高跟鞋,他一愣,抬头看去。

见到姜怀思,他面无表情,一句话没说,但是转身就要走。

这避嫌的表情……显而易见。

“等等。”姜怀思说道,“我今天杀青了,连大合照都不想跟我拍吗?”

顾晗源嘴皮子微微一动,说了两个字:“……恭喜。”

“虽然我们之间,常常吵吵闹闹,但好歹也算是朋友。最近总是这样冷淡的对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没做错什么。”

“既然这样,为什么用这样的态度对我?”

顾晗源反问道;“为什么现在才来问我?”

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为,今天我要离开剧组了,我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没什么。”顾晗源回答,“上次三百万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是远离一点比较好。”

“可是知道,那明明是……”

“够了,我不想再听。”顾晗源打断她,“祝步步高升,红到发紫。”

这样的他,姜怀思真的一点都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