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比较件下载免费丝瓜

自从给了那位莫名其妙挑衅的托马斯·格雷戈里,一个注定“永生难忘”的教训之后。

艾文和他的“暴风角号”平静的日常又持续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海上的巡航平静无波毫无异常。

据说后来那位托马斯先生恢复之后,并没有选择灰溜溜地回国,而是真的带了自己的船员去调查所谓的内鬼去了。

虽然人品不怎么样,这份刻在骨子里的争强好胜却也让人侧目。果然就算是背景深厚出身不凡,也没有什么人是能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

至于这位伊利亚的“海军新星”亲自下场挑衅自己的原因,艾文通过所罗门帮忙搞来的情报,倒也摸清楚了来龙去脉。

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在那位已经在伊利亚权势滔天的赖特伯爵身上。

顷刻间。

艾文因为给予了这个家伙心灵上的巨大打击,可能已经切断了他的“大骑士”之路,而产生的一点点负罪感也在瞬间不翼而飞。

对待注定的敌人,手段当然是越残忍越好。而对方在捡回一条小命之后,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更是让艾文心头暗爽。

不过托马斯以后怎么样都跟艾文没什么关系了。

倒是经过和他的那一场对战,艾文也难以再保持低调。

清纯可爱的唯美学生妹子惹人爱

几乎已经完坐实了联盟海军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名头。

要说他们以前对艾文的印象,最多是来自“海军新星第一”和“最年轻舰长”的荣誉,现在他高妙绝伦的剑术,也开始在六国协防的军官中间传播开来。

而且越传越夸张,什么“白帆剑术”流派的集大成者、“联盟史上最年轻的大师”啊、信誓旦旦保证亲眼见过艾文表演用木棍斩钢啊….

到最后几乎要将他,与联盟各国地位尊崇的几位剑术大师相提并论了。

只不过,包括科弗代尔少将在内,根本没有人知道现在的艾文实际只是一个纸老虎。

剑术高明是高明,但远没有到能跟“剑术大师”和“大骑士”相提并论的程度。

而且经过与托马斯的对战。

他发现越是到重大抉择的时候,“冒险家之血”就越会跳出来搞事,拼命怂恿他选择更加激进冒险的选项。

这明显已经超过了“冒险家”的范畴,已经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日常还没有什么,要是在战斗中,或者海上遇险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后果简直就跟中了一记背刺差不多,简直防不胜防…

他只盼着这次任务能赶快结束,好让自己完成“通灵魔药”的配制,可以尽快晋升正式巫师,想办法解决掉这个麻烦!

所以,虽然风头正盛,已经完到了在六国协防军官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但是他也没有怎么参与各国军官们的交际,还是按部就班地执行着自己的巡逻任务。

直到一个天色有些昏沉沉的早上。

“暴风角号”已经顺利完成例行巡视,还有半天时间就能重返水城尼斯克的归途中。

…….

天色昏沉,距离泰罗王国最近的远海边界。

海面之下,方圆五公里的圆形区域内海水骤然分层,上层还是一片澄清透明,但下层却化作一片深邃而神秘的湛蓝。

深不见底的湛蓝色水洞好像通往一片未知的界域,用人类的肉眼根本难辨究竟。

下一刻。

好像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势差,湛蓝幽深的水洞中掀起一片巨型的浪涌,让这方圆五公里内的海水骤然隆起。

哗啦啦…

像滔滔的洪水一样向四面八方倾泄奔流。

而与巨量的海水一起涌过来的,还有鱼虾、泥沙、绝不该出现在这片海域的浮冰,以及…海怪!

短短时间。

一大片黑压压奇形怪状的海怪乘着波涛从“蓝洞”中蜂拥而出!

紧随在它们身后,一艘巨大的海盗战舰“永锢圣像号”也被海流“吐”了出来。

很快,神秘莫测的“蓝洞”就像出现时那样,悄无声息地重新消失不见。

一下子从冰天雪地的永恒白陆南岸来到阳光明媚的远海边界,让它们短时间内有一些无所适从。

嗷吼——!

哞——!

嘶——!

一通乱叫之后,才在一声嘹亮的螺号声中被重新安抚下来。

进入“蓝洞”时都躲进船舱的海盗们重新涌上甲板,以最快速度对海盗船进行必要的检修。

“哈金斯大人!航海长已经确认我们的位置了,确实是在泰罗的远海边界。

从这里向着东南方向行驶,以我们‘永锢圣像号’的正常速度大概需要三天左右能够到达‘莱顿河谷’的入海口水城尼斯克。”

等站在船尾楼上的哈金斯放下螺号,双臂缠着黑色锁链的海默来到他的身边,恭敬地汇报道。

没有立刻开口,这位如同和气富商的矮胖海盗王,低头盯着船舷边黑海千万年好像都从没有改变过的浪花。

透过浪花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别人难以得见的东西,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是时候了!”

随后,转身看向身边恭敬侍立的海默,命令道:“放下牵引绳!”

船上的海盗早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次行动究竟要干什么,海盗王的命令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切,没有任何人有哪怕一丝的迟疑。

嘭!嘭!

立刻就有两艘小船被放下,带着两条一端连接在“永锢圣像号”龙骨上的牵引绳,飞扑向海盗船正前方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只巨大的海贝。

椭圆形的贝壳长度已经接近了百米,表面是像礁石一样的黑色坚硬甲壳,布满了大大小小下粗上细的锥状突起。

这是一只“大型种·海王贝”。

哐..哐..哐..

感觉有人类靠近,巨大的贝壳不断张合着,吐出三条紫红色的“舌头”不断蠕动,只是在哈金斯手中的螺号威慑下才没有做出袭击船员的举动。

老老实实呆着,让他们将两条长长的牵引绳挂在自己身上。

“哈金斯大人!我们马上行动吗?”

海默表现的好像比哈金斯本人还要激动,他觉得追随了海盗王之后,自己才得以干了许多过去从不敢想象的大事!

肆意地劫掠,发动屠城战,这次还要与这近百头海怪一起攻入内陆,撬开一个王国表面坚不可摧的外壳,夺取属于海盗的珍宝!

这…才是自己向往中,真正随心所欲的海盗生活啊!

“嗯,提前派驻‘莱顿河谷’的哨探已经确定,莱顿河足以让我们通行直达目的地。内应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我们的信号!

到了现在还需要等什么?

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准备,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摘取我想要的那枚果实了!”

长久期待的目标已经近在咫尺,哈金斯也不介意为海默多解释两句,这还是他知道的部分准备工作,海盗王分配给不同下属去做的准备还有很多很多…

海盗王发出了出发前的最后一项命令:

“放下顶桅,去船舱里面把自己绑好,我们的速度会很快!很快!”

十分钟之后,在海盗船上一群超凡干部的带领下,一切都准备妥当。

哈金斯举起手中的螺号,奋力吹响。

嘟——!!!

应和着螺号的声音,大海上上百头海怪的嘶吼声跟着响起。

嗷吼——!

哞——!

嘤——!

以那只直径达到百米的大型种“海王贝”和两只直径三十米左右的小型种“海潮贝”为中心,围成一个正圆。

海怪集体的超凡能力被充分调动,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空立刻开始乌云密布,空气被搅动化作强烈的海风,卷动着海水化作汹涌的巨浪。

而更深刻的变化却是它们身下的大海本身。

海怪除了共同具有的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天象的能力之外,虽然大多数都是依靠强大的身体纵横大海,但其中也有一部分具有神奇的类法术能力。

如艾文曾经遭遇的“蜃雾海星”就能制造幻觉,而“海王贝”和“海潮贝”也是其中特殊的一员,它们的能力便是…制造海啸!

在“大型种·海王贝”居中引导下,上百头海怪的力量被牵引到一起,如同一道发生在海底的地震波,骤然炸开!

嗡——

附近的海水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整体抬升、堆积,迅速生成了一个个突出大海一米左右的褶皱波纹。

在能量累积到极处时,好像一只创世泰坦手中的巨大无比的弓弩骤然松开,如同一根威力惊人的利箭飞射向海岸线的方向。

上百头海怪一字排开,乘着这道波浪飞速向前,根本不需要自己游动,就好像是被沾在了浪头上,连带着后面用牵引绳连着“海王贝”的海盗船一起,好像冲浪一般在浩渺的大海上疾驰而去。

只不过别人冲的是浪,它们冲的是海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