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看点app

   所谓的洞房,就是乔二婆婆的卧室,一个破旧的小房间,随便贴了几张白色喜字和红蜡烛就算完事。

   我弯腰去把公鸡抓住,期间还下意识的摸了下放在口袋里的人偶,说实话这种气氛我感觉很压抑,心里莫名其妙的发紧和害怕。

   要不是钟白跟我说那些话,我估计自己已经不干跑路了。

   入洞房是正常婚宴的最后一步,所以只要完成这一步后也算是圆满了。

   我鼓起勇气挪动脚步进屋。

   进房后,我发现乔二婆婆还站在门口,一直盯着我看,那双空洞的眼睛,直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吞了吞口水,这时候乔二婆婆将房门关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乔二婆婆在笑,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想着钟白的交代,进房后我也没敢说话。我旁边穿秀禾服嫁衣的新娘也一样,坐在床边,一句话也没说。因为有红盖头,我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不过想到坐在我旁边红盖头下可能是一张面如土色的死人脸,如果真的是从土里弄出来的,时间太长说不定还是一张腐烂的脸。

   想到这我就觉得整个房间阴风阵阵的。

   时间悄然流逝,房里明明坐着两个人,可却没有半点声音,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压抑,以至于,让我不自觉地压低了呼吸声。

   魔女美艳绿发显清新

   我的手心都有些出汗了,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不过越是想下去就越觉得不太对劲。

   但是这就在这时候,从门缝里突然的飘进来一缕缕白烟,丝丝缕缕的白烟飘散在房间里。

   我一愣,但直觉让我一瞬间感觉不好,我猛地站起来,可是还没走出一步。

   忽然就感觉脑袋里一阵眩晕,眼前的凳子都在晃动,蜡烛火苗也变的模糊了。

   渐渐感觉精神有些疲惫,眼皮都在打架。

   接着就不省人事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好像什么东西烧糊了一样。

   我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发现新娘不知何时已经跪坐在了地上。

   在她身前,还放着一个古朴的小坛子,整个坛子是黑色的,有点像装骨灰的那种,小坛子上面盖着一块黄布,布上画着两条鱼,一黑一白,周边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上去特别奇怪。

   我闻到的刺鼻味道,就是这股青烟散发出来的。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蒙着盖头的新娘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我就听到在红盖头下面发出了“嘿嘿”两声阴森的笑声。

   我觉得不太对啊。

   这是仪式的最后一步,可是现在已经入洞房了,这新娘要是尸体的话,她怎么会动?

   她怎么还会笑!?

   我挪动脚步背靠着房门,眼睛死死的看着新娘子接下来的举动,因为这新娘穿的是秀禾服,跟当初沈家新娘子于清清穿的一模一样。

   我对这打扮心里恐惧的不行,不停地会回想到那于清清提着马灯深更半夜站在窗户边露出半张脸阴毒的瞪着我的模样。

   这时候新娘有动作了,抬手宽大的秀禾服袖口,将自己红盖头慢慢揭了下来。

   也就在盖头掉落的瞬间,我终于看清了新娘的模样。

   只瞬间,我就倒抽一口冷气,当时就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

   这哪里是什么女尸,这是那个纸美人啊。